+86 752-5703333
歡迎進入-惠州中京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!

深圳電子廠探訪:難理解小米的“互聯網思維”

發表時間:2016-03-22 10:04

文章出處:新浪科技 │ 網站編輯: │ 發表時間:2016-03-22 10:04:47

20160322100833_22282.jpg

不同于中關村,深圳的華強北依然火熱。專注于自己的領域,踏踏實實掙錢,是很多深圳電子廠的共同特點。 

  一提起深圳,很多人依然會想到華強北的山寨手機。


  每隔一段時間,關于“上海為何出不了BAT”的話題就又會被拎到臺面上來討論。反觀深圳,因為出現了社交領域的巨頭騰訊(Tencent),就自然而然地逃脫在話題之外。然而除了騰訊,立足于O2O和共享經濟的互聯網公司幾乎缺位。深圳人吃飯,用的是來自上海的大眾點評,外出打車,則用來自北京的滴滴。

  除了崛起的騰訊、華為,最能夠代表深圳的應該還是那些電子廠。作為消費電子領域當之無愧的王者,深圳為什么沒能首先生長出小米這種硬件+互聯網模式的公司?深圳的電子產業鏈如何看待小米以及互聯網?

  富士康的“遺產”

  因為離香港近,進出口方便,擁有華強北這一電子產品和元器件集散地,富士康多年經營下的人才積累……深圳的電子產業可謂繁榮。

  有報道稱,一個電子產品在深圳,4周時間就可以被“山寨”出來。1988年,富士康在深圳建立了第一個工廠。在用工高峰時,僅龍華一個廠區就有近60萬員工。近年來,富士康廠區向內陸擴散,在深圳留下了大量人員設備和廠房。這些資源很大部分是目前深圳中小電子廠商存在的基礎。

  李哲經營的PCB(印刷電路板)工廠位于深圳市寶安區,離寶安機場不足十公里。他的廠房在2005年前,也屬于富士康。隨著富士康的遷移,大樓轉租,5層的廠房,至少運轉著3家同類工廠。李哲告訴新浪科技,僅他所在的工業園周邊,同樣規模的制板廠,就有超過400家,這些工廠的骨干技術人員,很多都擁有在富士康工作的經驗。

  智能考勤機創業者郝俊此前工作在北京,供職于一家知名的門戶網站,負責客戶端開發。2013年,他離職,投身到智能硬件的創業潮中。在北京花了兩個月時間找合伙人失敗后,他在深圳只用了兩周時間就找到了硬件工程師,其中一位在富士康工作了近20年。

  不同于可以進行全產業鏈代工的富士康,深圳的很多電子廠商都嚴格從事自己擅長的一環。“一塊銅板變成電路板成品,至少要經過兩個關鍵的環節,很少有企業能夠同時做完”,主營SMT貼片(表面貼裝技術)的企業負責人楊興告訴新浪科技。他的工廠目前主要為平衡車的電路板貼裝電子元件,而電路板都來自上游的PCB制板廠。

  “不掙錢的不做,訂單量大的可以適當給些折扣”,楊興表示,從2014年開始,很多電子廠的境況都不太好,楊興也有些為訂單發愁。

  專注于自己的領域,踏踏實實掙錢,是很多深圳電子廠的共同特點。這種特質造就了深圳電子產業鏈的繁榮。另一方面,受此影響,很多電子廠只能保持在中小規模,只能用富士康的淘汰設備和人員。“陷入規模小難以創新的惡性循環”,郝俊如此形容。

  盈利點在哪?

  “只要一跟代工廠談自己的項目,他們一定會問盈利點在哪里?”孫峰說。他是智能考勤機的項目經理,在深圳工作6年時間,出來創業前,在一家國有電力設備企業做硬件研發,既懂技術,也懂生產管理。他參與的智能考勤機設計和調試、生產等環節,只是硬件端。這個項目的另一端在北京,數十人的軟件研發團隊正圍繞考勤機開發App。

  考勤機免費送給企業,同時推出考勤App,支持員工線上打卡掙積分,未來會推出積分商城。孫峰這樣向產業鏈上的老板們介紹這個項目的模式。一個智能考勤機成本超過250元,卻免費送,這讓每個聽他談項目的人都覺得驚奇。稍微明白這一模式的人就會接著問,那你們后面是不是還要燒好多錢?什么時候能夠掙錢?

  孫峰表示,在深圳很多的電子廠老板眼里,盈利點不明還要燒很多錢,這一點很難接受。然而,在北京,燒錢圈用戶再慢慢摸索盈利模式,已經被互聯網產品經理們接受并實踐。“羊毛出在豬身上”,被奉為互聯網圈的經典語錄。

  小米模式也被“羊毛說”概括進去。小米CEO雷軍曾在多個場合表示,小米主打性價比優勢。手機、電視等硬件是流量入口,小米正在以用戶流量為基礎,嫁接金融、影視等互聯網服務。

  手機靠低價走量,意味著對整個行業和整個供應鏈施加了巨大壓力。聯想CEO楊元慶曾批評過這種模式屬“不正當競爭,拉低了整個行業的利潤率”。

  同樣的思維也存在于深圳的電子制造產業鏈中。楊興對新浪科技直言,他很多同行對小米及其生態企業的訂單一概不接,因為壓價太低,幾乎沒有利潤。沒有盈利點,無法升級改造生產線,很多中小電子廠陷入這種惡性循環而漸漸倒閉。

  楊興把“小米”的模式稱為“資本的游戲”。產業鏈上的一家PCB(印刷電路板)工廠的老板李哲也認為互聯網再發達,還是需要硬件,需要專業電子制造廠。“不做手機,可以做其他各種智能硬件,比如越來越火的充電樁等”,李哲表示。

  有了這樣的底氣,他們似乎只有一個問題,那就是:有沒有盈利點?

  面臨轉型之困?

  華強北各大電子賣場,依舊流動著令中關村電子賣場羨慕的人群。速度快、貼近消費,是華強北還沒有像中關村電子賣場那樣沒落的原因之一。“當中關村還在賣電腦外設的時候,華強北已經開始賣手機配件了”,一位在華強北經營超過10年的攤主說。

  除了手機配件之外,華強北已經形成了專業的電子賣場,從電腦到手機,再到手機外設,還有近些年越來越火的藍牙音箱、行車記錄儀、電動滑板車、攝像頭以及智能安防設備等等。

  多樣的電子消費品在市場上流通,帶動了供應鏈的各個環節。傳統電子工廠眼前的當務之急,不是徹底轉型,而是快速跟進消費熱點。

  “去年最高峰,深圳每個月出口電動滑板車200萬臺”,楊興告訴新浪科技。后來,電動滑板車因安全隱患被歐美等國家叫停,出口規模才有所回落。楊興依舊看好電動滑板車的未來,他表示,會繼續生產電動滑板車的導航模塊。眼前來看,楊興最想做的就是升級生產線,以便能夠接技術含量更高的訂單,就算行業面臨洗牌,也不會首當其沖。

  “兩個月,四大洲,八萬公里,去不同的國家見不同的客戶”,Andy形容他最近兩個月的行程。雖然全球智能機的銷量已經大幅放緩,依然還有南亞、非洲、中南美洲等市場需要拓展。“深圳的公司有自己銷售渠道,不需要像小米一樣另辟蹊徑”,在手機OEM行業8年的Andy表示。

  消費分不同的層次,不追求品牌溢價,專心做好供應鏈上的一環,是很多中小電子廠共同的心態。他們的上游是完整的元器件供應體系,下游則是整個世界市場。

  能不能理解小米的“互聯網思維”,對深圳的中小電子廠商來說,顯得并不重要。這種不理解,本質上是傳統產業和互聯網行業之間的分歧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相互學習和尊重的路還很長。(以上采訪對象均為化名)

關于中京
惠州中京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股票代碼:002579)成立于2000年,專業研發、生產和銷售剛性電路板、柔性電路板、剛柔結合電路板,為國家級火炬計劃重點高新技術企業,是中國電子電路行業協會(CPCA)副理事長單位,CPCA行業標準制定單位之一,在產業技術與產品質量等方面居國內先進水平。
廣東省惠州市仲愷高新區陳江街道中京路1號
0752-5703333
1142738315280529952629059358461857379148054492021521035080282796752974816214878595944375292696637657